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討論-第310章光盤行動閲讀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小說推薦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隋末我为王之白甲起辽东
贺若怀心这才仔细打量眼前女子的容貌,她的美,不是霓裳公主与杨雪儿那般惊世骇俗,绝世芳华的美。相反,她的样子像极了后世的那种不谙世事的邻家小妹,她略显可爱的样子,甚至将她美丽的容貌都遮掩住了。
贺若怀心好奇的盯着她,笑道:“你可真好骗?为什么明明知道我说的是骗人的,你还顺着我的话说下去。”
渊盖苏贞露出几分调皮的样子,笑道:“你是骗人的嘛?我是真的有这种感觉啊。”
贺若怀心将第二碗豆腐花吃的一干二净,身旁的唐文和高鹏都有些惊讶,唐文还好,受过苦,吃起来还挺有味,可是高照是京华贵族子弟,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东西,只觉得难以下咽。
贺若怀心笑了起来,道:“你可真有趣。”
渊盖苏贞只吃了两口,便将碗放在桌上,拿起手帕擦嘴。
贺若怀心笑道:“你该不会就吃这么两口就不吃了吧!”
渊盖苏贞点点头,道:“本来就是尝尝鲜,也没觉得多饿。”
贺若怀心站起身来,问老头道:“老伯,你这豆腐花多少钱一碗啊。”
老头看着贺若怀心,陪着笑,道:“两文钱一碗,公子,味道可还满意?”
贺若怀心从怀里掏出十四文钱,放在老头的手里,道:“这是十四文钱,这位小姐的一碗,我请了。”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远处的城楼上发出砰砰的巨响,紧接着周围的人群便发出惊叹的吼声,平安街瞬间沸腾。
只见夜空之中,烟花弥漫,各式各样的花在空中绽放。渊盖苏贞竖起耳朵去听,低声道:“听人说,每月的十五月圆之夜,朝廷都要放烟花祈福,想来今日正好是十五吧。”
我真要逆天啦
紫藤脸上露出几分怜爱的神情,低声道:“小姐,我们回去吧。”对一个盲人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让她听到这世间最美丽的美景,却什么都看不到吧。
夜未晚 小說
“哇,好漂亮的花啊,这个月的花比上个月的好看太多了。”
“你知道什么,这烟花是从中原走私过来的,可不是凡品,只有年关的时候才放的。”
“隋国人心思真是精巧,这种东西都能造出来,真不愧是上国啊。”
旁边熙攘的人群中议论纷纷,贺若怀心也站起身,他走到渊盖苏贞身边,端起渊盖苏贞身旁的碗,笑道:“姑娘,这碗豆腐花既然你不吃,那在下就替你吃掉。我这个人吧,从小孤儿院长大的,别说一碗豆腐花了,就是一点点粮食都不舍得浪费掉。”说罢,也不等渊盖苏贞的回答,自顾自的端起碗,居然就那样仰头便喝,那么一碗豆腐花,居然只用了三两口就被他吃的一干二净。
紫藤大怒,因为那碗是渊盖苏贞用过的,他们两人同吃一个碗,这事要是传出去,渊盖苏贞的清白名声岂不是毁了。她立刻像一只愤怒的母鸡一样,站在渊盖苏贞身前,盯着贺若怀心道:“你···谁给你的胆子,你···你···居然···”她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种事情了,她在渊盖苏贞的诸丫鬟中,算得上伶牙俐齿,可是遇上贺若怀心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怪胎。
她居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她这么说,身后的两名侍卫已经抽刀在手,准备给贺若怀心这个无礼的家伙一点教训,贺若怀心忙道:“唉···你们这是做什么,好歹这碗豆腐花也是本公子请的 吧,不用这么以德报怨吧。”
回到古代玩机械 古代机械
平刀 小说
他露出一副胆小怕事的害怕模样,忙向渊盖苏贞旁边退了一步。
“谁要你来付钱,就两文钱,难道我们是付不起钱的人吗?”紫藤气的真想将贺若怀心好好的踢几脚,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他难道不知道只有夫妇二人才能共用一只碗吗?还是说这家伙是赤裸裸的调戏?
紫藤眼冒怒火,寒声道:“来人,将这个轻薄子弟的腿打断!”
贺若怀心没想到一个小丫鬟,居然发号施令毫无违和感,不由得大为惊异,忙道:“没这么夸张吧,就吃个剩饭,还得赔上一条腿!”
高鹏在一旁都有些冷汗直冒,虽说不清楚这名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是这里毕竟是王都,随便拎出一个人,身后都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
听她刚才的意思,并非平壤之人,虽然可以排除这名女子是王都豪门之后,可也说不定是那家大族的亲戚。
只觉得这个隋国的将军实在是太能生事了。
这才第一天抵达平壤,就搞出这么大动静,不由得有些头疼,正想着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没想到一直沉默的渊盖苏贞却淡淡的道:“退下!”
声音不大,威势不小。两名亲卫忙收起手中的弯刀,退到一旁。
紫藤看到小姐竟然将侍卫喝退,不由得急道:“小姐,这家伙是个轻薄子,他是故意的。”
渊盖苏贞却没有理会紫藤,反而问道:“你是故意的?”
贺若怀心笑道:“是,不过我可不是为了轻薄你,只是因为不想浪费而已。光盘行动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的美好品德,要知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渊盖苏贞也从未遇到过贺若怀心这样的人,居然大方的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不过又说的是其他的原因,不由得皱皱眉,低声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什么意思?”
贺若怀心吃了一惊,惊道:“不会吧,我的乖乖,这么有名的诗,没听过?”不过随即想起这首诗应该是出自中唐了,现在不过是隋朝,似乎还未 出现。又有些释然,但令他不释然的是,这诗句意思浅白,一读便知。难道这丫头不知道我们嘴里吃的粮食是怎么来的。
“你没见过农民种地?”贺若怀心话说出口,就后悔了。他望了她一眼,暗呼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明明有眼疾,怎么去见农民种地。
自己这是心急之下,竟然也口误出错。
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侧脸看过去,也不知道渊盖苏贞生气了没,但见她脸上并没有出现怒容。
傲嬌醫妃 小說
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