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 ptt-第一百四十三章 姐姐沒空鑒賞

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
小說推薦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娘子,龙袍请穿好,我要读书的!
顾澜察觉到沐羽烟半晌不言语,疑惑的看过去。
“娘子,你怎么了?”
“没、没事。”
“站的累了吧,乖,去歇一会儿。”
顾澜十分关切的说道。
朕是活的有些累了……沐羽烟瘪了瘪小嘴,心中哀叹。
不过。
社死归社死,正如太傅所言,她的身份是避不开的,总归还是要改变观感,为之后与顾澜彻底摊牌做铺垫!
“顾郎,其实有件事妾身一直没有告诉你。”
沐羽烟让滚烫的脸颊散了散热后,重整思绪,美眸清亮,于是缓缓开口道。
“何事?”
“妾身当初与你说一人四海飘零,其实不然…妾身还有一个姐姐的,早年间入了宫,如今在皇城女帝身边做女官。”
沐羽烟取出一封信函:“前段时间她知晓我来了京城,所以才又有了联系。”
顾澜瞧了眼那信函,确实盖着大靖皇城的官印。
他微微颔首。
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娘子,你这位姐姐是不是之前就知道咱们家在廊州城?也知道为夫参加了科考?”
“昂…是啊!她一直都知道我的行踪。”沐羽烟眨眨美眸,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原来如此啊!”
顾澜恍然,喃喃道:“朝中大臣几乎都打听过了,四品之上没有人与顾家有渊源,原来还有朝中女官这条线给忽略了…”
沐羽烟当然知道他在怀疑什么,抿了抿唇,一脸纯真和无辜:“相公,什么原来如此啊?”
顾澜摆摆手:“没什么…对了,姐姐有出宫的机会吗,毕竟是娘子的娘家人,怎么都要见一见礼。”
召唤天下
因为这位娘家人是虚构的,所以在听顾澜询问的时候,沐羽烟有种被他叫姐姐的感觉!
嗯…相公这声姐姐,听着酥酥麻麻的,还挺舒服!
“姐姐没空呢。”
沐羽烟还记着方才社死的仇呢,悄悄的占自家相公便宜,笑靥如花道:“姐姐在宫里很忙的,肯定没有那么随心所欲出来见你啊,不过…”
“什么?”
“不过如果顾郎应诏入宫的话,说不定就有见到她的机会!”沐羽烟小狐狸似的笑道。
先骗进宫里去,才能有给他参政赏赐的机会啊,不然光靠吹枕边风改观也太慢了!
闻言。
顾澜一愣,顿时笑了笑:“姐姐没空那算了,还是先吃晚饭吧娘子…”
沐羽烟:(▼へ▼メ)
一提女帝你就无感,朕迟早把你抢进宫里去!
顾澜不知道自家娘子强盗似的“邪.恶”想法,笑呵呵的将混元果炒肉装盘。
两人相伴回到正厅。
一家人随即开饭。
混元果大多被顾澜盛到沐羽烟碗中,吃得她都有点撑,必须通过饭后运动来消食一下……
重生風流廚神 小說
晚饭过后。
顾府,卧房。
沐羽烟换上了那身云纹浣纱衣,伏在香榻上,娇.躯曼妙,轻纱微遮,看着想流鼻血的同时,却也盖不住那出尘似仙的气质,又让人心生仰慕不忍亵.渎。
当然了!
别人想都没机会遐想的,顾澜却是正在用……
一个时辰后。
暂且休战!
毕竟有了身孕,不能和以前一样肆无忌惮了,而且就算是剑仙,窒息也是会死的。
顾澜趁着这个档口,从怀中取出那张折叠的纸,正是昨日里老杨头他们审讯那采花贼的口供。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肯挤一挤,见缝总能插上针。
沐羽烟粉.嫩的俏脸凑过来,静静靠在顾澜身上,目光也关切的落到那张口供上。
“风宿街东边的第二处宅院?”
“这些采花贼竟然是个团体,就在这里秘密集训…不过他们抓去的女孩子们去会被另外的人带走,他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要这么些少女,大概率是某个要炼制鼎炉的邪修…顾澜喃喃道,回味着其中的信息。
沐羽烟瞧见这街名,神情微微一怔!
明乐公主府就在这条长街上,虽说与这院落距离不近,但她还是莫名有点担心。
待会儿要让暗卫去一趟……沐羽烟美眸闪烁,心中已有打算。
这时!
顾澜看到口供的最后一行,眉头忽然一皱!
“檀儿说,这个数字是那小贼最后招出的内容,只是十二十……嗯?这是何意?”
看到这个数字,沐羽烟同样小手支起了香腮,美眸中流露不解之色。
这采花贼似乎并非是自愿的,毕竟只是掳走又不给他,白打工心里肯定有怨气,所以这信息也未必就是假的……
福尔摩斯·顾澜上线,沉吟思索。
前世看过很多侦探悬疑片,顾澜此刻也联想到不少有关数字的信息…数目,距离,大小,日期…
日期?!
弒神天下
顾澜眼神一顿,旋即问道:“娘子,今天几月几?”
“腊月…”
沐羽烟听到他这般说,立刻也明白过来,凤目微瞪,缓缓出声道:“腊月九,十二十如果真是某个日子,那应该…就是明日!”
“嗯。”
顾澜淡淡应声,给她紧了紧被子。
自己则穿好衣裳出门去。
“相公!”
“那些采花贼能盯上檀儿,就未必不会盯上娘子,他们在京城也未免太过猖獗了。”
顾澜回首,淡然笑道:“为夫去去就回,既然有能力,对那些被掳走的女孩子,算是能救则救吧!”
顾澜自认不是什么大善人。
如果不是有威胁到娘子和家人的安全,他甚至不会管这些邪修,毕竟天下那么多邪道,哪能杀得过来?
因为抱着赶尽杀绝的目的,顾澜索性就不易容了,也没有惊扰小七,当即御剑乘风而去。
夜幕中,一道流光飞往风宿街的方向。
卧房内,沐羽烟瞧着顾澜离开,贝齿咬了下唇瓣,当即穿好衣服,移步庭院当中。
“陛下!”
柳叶熙感知到,立刻出来。
“让羽林卫和悬天司先彻查采花贼一案,三日之内,必须水落石出将幕后者连根拔起!”
沐羽烟眸光冷凛。
顾澜不能容忍威胁到她的因素,同样,麻烦到顾澜,坏了他们晚间温存的事,她也忍不了!
“是!”
柳叶熙得命而去,没入黑夜。

于此同时。
风宿长街!
几个黑巾蒙面的先天境修士,来到了一家修缮颇为宏大壮丽的府邸周围。
“这里就是明乐公主府了?”
“快些动手!只要再得到这个女人,长老就能收获一丝大靖龙气而突破,我等也就可以跟随长老回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