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討論-第七百九十九章 嚴愛國要結婚(1)讀書

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
小說推薦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现在还能结婚,至于能不能生儿育女,薛瑛倒不是很指望,毕竟儿子已经四十八九岁了,对了,儿子的对象到底是谁啊。
“南南,你知道爱国的新婚爱人是谁吗?”严大强问。
严小南有些奇怪,难道大伯父和大伯母根本就不知道爱国大哥的恋爱史,这个好像瞒得太紧了吧。
她斟酌了一下,觉得早晚都会知道,不如现在就告诉大伯父他们,凑近严大强的耳朵,小声的说了一个名字。
“砰”
严大强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薛红根是知道内情的,看着地上的碎玻璃,大声说道:“好,岁岁平安。”
薛瑛连忙走到薛红根的身边,焦急的问:“爸爸,我儿媳妇是谁啊?你快告诉我。”
薛红根微微一笑,倒了一点水在桌子上,用手指划拉出一个华字,薛瑛镇住了,还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不是,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爱国瞒得太紧了吧。
当薛卫星得知后天就是严爱国结婚的大喜日子,他也高兴的嚷着今晚不回山上去了,就住在京城俱乐部。
看到老爷子偶尔释放出来的任性,大家都不忍心拒绝,于是,警卫员带着几个人先一步的离开了影视基地,前往俱乐部安排了。
沈明天见状,连忙带上助手快速离开,他是俱乐部的管家大爷,怎么能不在现场,更何况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而已。
严爱党拍了拍严爱国的肩膀,笑着说道:“大哥,爸爸妈妈,还有我的孩子们就交给你了,我去俱乐部帮你布置婚礼去了。”
在异世界变成了奴隶,幸好主人对我毫无性趣
严爱国连连点头,对于这个弟弟,他最多的记忆就是调皮捣蛋,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这个弟弟已经成为工程队的大老板,变化实在是大啊。
严爱党快速召集他的手下,简短的开了一个会议,告诉他们今晚要去俱乐部加班,布置新婚的宴会以及其他的事项。
其实举办婚礼这种活动,严爱党已经很有心得了,尤其是严小南和叶尘鸣的婚礼,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豪华的婚礼了,他都能够过关,更何况自己大哥的婚礼,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夜色如墨,天如影视基地灯光璀璨,但来观礼的人也慢慢的散了,其实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一天的时间是不够用的,很多基地都没有参观完呢。
但基地刚刚成立,再加上资金的缺乏,很多项目还没有跟上,很多设施也没有配备到位。
例如可以在基地里代步的车子,随时随地都能用的公共厕所,沿路的垃圾桶,以及到处可见的小卖部。
獵 命 師 傳奇
或许在二年后的今天,影视基地肯定能够建造成一个独立的娱乐王国,肚子饿了有饭店,口渴了有咖啡馆,累了有娱乐休闲,甚至还能建造一些大型的娱乐设施,如海盗船、摩天轮之类的。
这些设想都记录在严小南的笔记本上,但电视剧的拍摄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从拍摄到剪辑,还要去审核,再搬上荧幕,到收取最后的利润,这段时间至少要一年。
这一年可不能浪费,严小南决定招商引资,将那些规划好的土地出租出去,租赁期签个十年八年,让这些人在她的土地上建造他们的商业王国。
而她不但能收租赁费用,影视基地也能够充分的开发出来,繁华的旅游胜地,就能够慢慢的形成了。
严小南快速将这些计划都记录在笔记本上,嘴角微微上翘,边上的叶尘鸣看着娇妻那副运筹帷幄的模样,喜爱的不得了。
“南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走吧,这里就交给谭院子了。”叶尘鸣开口说道。
谭院长连连点头,名义上谭院长是副导演,实际上谭院长是影视基地的大管家,大事小事一把抓的中流砥柱。
严小南和叶尘鸣带着家人往八进四合院开去,一路上,严奶奶仔细问了严爱国新婚爱人的具体情况,得知这个姑娘的父亲职务跟薛红根是平级时,眼里有了忧愁。
都说高嫁女低娶妇,这是婚姻能够长长久久的基础,如果娶的媳妇门第比男方高很多,那这段婚姻就有可能不怎么和谐。
严小南当然知道自家奶的想法,开导道:“奶,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呢,已经没有旧社会那种伏低做小的女人了。”
严奶奶点点头,道理她也是知道的,既然是大孙子自己选择的人生,那她这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婆就祝福他们吧。
魔王的人事
一夜无话,清晨的京城下起了鹅毛大雪,翠花连胜感叹南南的运气真好,昨天又是元旦,又是艳阳高照,这样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开张大吉。
严小南决定今天直接去俱乐部看看情况,有啥要做的事情得帮着做一下,而严奶奶他们则在家里准备给严爱国准备新婚礼物。
叶仁和叶晖利也开始运作了起来,他们都知道薛卫星可能时日无多,趁他还在世的时候,很多该得的都要争取一下。
华镇国端坐在家里的沙发主位上,手里拿着一杯茶,看着边上的严大强和薛瑛,还有跟华美立坐在一起的严爱国。
警卫员快速的倒了三杯茶上来,分别放在严大强、薛瑛和严爱国的跟前,三人连忙致谢,警卫员笑了笑快速离开。
恋上一屋吸血鬼
“爱国,你不是已经跟美立分手了,为何又要跟美立结婚?”华镇国问。
“报告,我因为接到了很可能要送命的任务,为了让华美立同志能幸福的生活下去,我认为分手是必要的。
但现在我死里逃生,安全的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而祖国对我的表现也是有所嘉奖的,再说美立同志已经等了我这么多年,即使是一块石头也会被感动。
原本我想等我进修结束,得到一份好的答卷交给美立,然后再向她求婚,但现在事态紧急,只能仓促求婚了。”
华镇国没有出声,昨天华美立已经将严爱国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自己,说真的,当初的他听了后是嗤之以鼻的。
半夜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华美立叫了起来,问她严爱国的这些消息从何而来,得知是他的堂妹严小南所说的,神情立马严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