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線上看-第一六一章 獨孤九劍(七千大章)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小說推薦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在木屋转了一圈,杨明估终于确定隐居在此的人已经离开了。
因为连居住地都像是闲了一两年的样子,自然是不可能有人了。
因为两个木屋内有都有床铺,而且床铺很大,足足能睡下两个人,所以杨明估计这个山谷里以前应该最少住着两个人,多的话就四个人。
丹房内还有丹方, 山谷内有菩斯曲蛇,杨明觉得住在这里的一定是精通医道武功,功力深不可测的道家高人,兴许还是本门的前辈。
闲逛半晌,杨明就想起了师父跟梁老爷子绝情谷的青衣人们的战况也不知如何了,想着出谷去看看, 但是回到了来时的谷口, 找了好久也找不到出去的地方。
在树丛中转来转去,可最终还是转回到山谷内,杨明不知所措,心想难道是遇到了鬼神,又或者这個山谷乃是神仙所在的秘境?
知道转累了以后杨明才死了心,心知一时半会儿出不去就又回到了木屋所在的山坡休息,饿了就打猎烤肉,困了就在木屋休息。
连续数日都是不断地在山谷内转悠,想要寻觅出谷的路径。
这几日里杨明把山谷内的鸡鸭鹅羊都吃了个遍,甚至和杀了一条菩斯曲蛇靠着吃了肉,又服用了蛇胆,果然感觉蛇胆有增强力气,强化内息的功效。
这一日杨明又服了一颗蛇胆练了两个时辰的“木偶神功”,然后就拿着长剑在山谷内继续寻觅探索。
不知不觉间杨明就走到了一个石洞前,远远看着石洞口野草已经及膝高,显然是没有什么生灵在里面。
杨明用剑仔细的清理着杂草,唯恐有菩斯曲蛇从草里冒出来给自己一口, 小半个时辰才到了石洞门口。
走进后眨了眨眼睛才熟悉了洞内昏暗的光线, 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一丈多远就到头了。
这石洞内除了一张石桌石椅外空无一物, 只有一个乱石堆成的石丘, 石壁上也都是苔藓。
杨明心想:这秘境内是我全真教的前辈高人隐居修炼的所在,这个石丘一看就是人为堆砌,莫不是里面有前辈高人储藏的神兵宝物?
杨明不知是石丘什么,但是心想既然这里是前辈高人居住的所在,石丘内八成埋着什么宝贝,自己出不去,左右无事不是看看。
于是想定了主意,杨明就跑过去搬运起石块来。
过了一个时辰,杨明抬起一块大石头,转过身来就看到碎石中露出了一个骷髅头,头下依稀可见森森骨架。
杨明吓得惊叫一声,倒退一步,心想:难不成这是埋葬死人坟茔吗?这白骨是住在这里的前辈?可是化成这样的白骨要十多年吧?应当不是木屋内的人……
心中疑惑难解,杨明就蹲下身想看个仔细,果然见白骨干燥,显然是不知过了多少年了。
杨明见在这一具白骨身下是一块石板,掩埋白骨的石块实际上也都是堆砌在石板之上。
就在骷髅头旁边裸露的青石板上依稀能看清是用手摸尖细利器刻下的文字。
“子丑之交辰巳……”
露出的石板上显露着这些文字,杨明大感好奇,因为他完全看不懂。
不过越是不懂,杨明就好奇, 于是跪下叩首道:“晚辈方才不知实情,竟然毁了前辈的坟茔,冒犯了前辈的遗体,还望前辈恕罪,不过前辈葬在山谷,一定也是前辈高人,我将您遗体取出,在山谷内给您另寻一处风水宝地,加以棺椁给您好生安葬。”
说着杨明就把石块都清理干净了,就看到一块九尺见方的石板上躺着一个白骨,在石板上密密麻麻刻着小字,杨明看着白骨也有些碍事,就脱下外衣将白骨裹好放在一边,然后叩了叩首,才重新来看石板,就看那右首开始写着四个字“独孤九剑”。
“这是一部剑诀?”
杨明一看名字就感觉一股神功秘诀的傲然之气扑面而来,道:“这世间武功都是路数越多越厉害,怎么这个只有九个剑招吗?独孤分明是姓氏,难道创立剑法的这位前辈姓独孤?”
想到这里杨明就看向了一旁的白骨,摇摇头,又专心去看石板上后续的心法口诀: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看完了全篇心法后杨明才知道这是一部剑道的无上妙旨和武学的神功经典,只不过自己修为浅薄,看了一遍只觉晦涩难懂,连千分之一也领会不到了。
越是看不懂,杨明心中越是窃喜,急忙看着诵着背下,一个多时辰就将第一部分最难看懂的三千多字的总诀背会了。
看完总诀,后续的九个剑招分为“总决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
虽然看似比总诀好懂一些,但是杨明看完以后稍加思索又是一头雾水,这才知道这门独孤九剑深不可测,自己这点道行要想学会非得有大毅力不可。
杨明不敢贪快,利用数日苦功将独孤九剑上万字后将这门武功背会,然后将独孤求败的尸骨在山洞外挖坑掩埋了,然后就回到木屋修炼武功,同时钻研起“独孤九剑”。
隐秘的邻居们
这一日杨明担心背诵的独孤九剑有错漏,又到山洞看了看石板上的心法,待印照无误后走出山洞,此时天气晴朗,杨明心情大好,忽然看到洞后树木苍翠,山气清佳,便信步过去观赏风景。
行了里许,来到一座峭壁之前。
那峭壁便如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峭壁中部离地约二十余丈处,生着一块三四丈见方的大石,便似一个平台,石上隐隐刻得有字。
杨明翘脚极目上望,瞧清楚是“剑冢”两个大字,暗道:什么所在能称得上是剑冢?
杨明大为新奇,在山谷内吃住虽无困难,风景也十分秀丽,但是十分孤寂无聊,杨明又是少年心性,早就憋得难受,要不是遇到了独孤九剑能钻研消遣,早就想着把山谷内处处探查一遍,寻觅出谷之路了。
此时看到剑冢杨明就费劲气力攀爬而上,也见到了独孤求败的埋剑所在和遗笔。
到这个时候杨明才知道这里原来是上百年以前的一位独步天下的老前辈剑魔独孤求败隐居所在,自己所看到的那部独孤九剑的剑经便是这位剑魔老前辈所留了。
“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斯。
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杨明不断地低声重复念着独孤求败的遗笔:“无敌于天下……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武功高绝的前辈形象,口中却说道:“也不知道这位独孤求败老前辈武功能高到什么程度?比清玄真君他老人家能差多少?”
杨明从小就只听说过全真七子和清玄真君斩妖除魔,行侠仗义的事迹。虽然也听说过重阳真人曾经是天下第一高手,但是毕竟重阳祖师爷的时代距离杨明太遥远了,在他心目中天下无敌,武功最高的人还是“活神仙”清玄真君。
即使独孤求败遗笔说自己无敌于天下,那部深邃难懂的“独孤九剑”也确实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功,但是杨明却仍旧觉得最厉害的还得是师叔祖林清玄。
杨明畅想片刻,只觉得这前辈无敌的境界实在令人神往,再想自己误入这山谷,以后能服用菩斯曲蛇增强内力,再修炼了独孤九剑,以后也能成为独步天下的大高手了,于是心中就热切了几分。
杨明低头见剑冢内除了最后一把木剑,竟只有第一把锋锐无比的“青锋剑”还在,看这把宝剑青气游曳,寒气逼人,就拿起来笑道:“以后宝贝你就跟着我吧,在我手上咱们重振独孤九剑的威名。”
说完话杨明就拿起那青锋剑下,从石台跃下,自此以后就安心的在山谷内住了下来,每日除了服食蛇胆修炼内功,其余时间全都在钻研修炼独孤九剑的总诀心法和第一式剑法精要“总诀式”。
由于杨明所会的剑法只有一套全真剑法,不管是武学之道还是剑法的理解见识都十分浅薄,所以这独孤九剑中许多道理和九招没有招式但是却蕴含了无数招式的剑法武功都得自行钻研。
杨明虽然聪慧无比,但苦于无名师指点,初时修炼参悟起来也是十分困难,往往苦思冥想数月,方才若有所得,然后大喜之极后再自行演练。
在杨明困在长寿谷内修炼神功时,襄阳城外却正在开展的一场大战。
大蒙古四王爷忽必烈年后就亲领十万大军攻打襄阳城。
襄阳守城的则是荆襄制置使郭靖,他驻守襄阳已有数年,统兵有方,将襄阳打造的固若金汤,使蒙古大军多次铩羽而归,这次也不例外。
在击退了蒙古的维持两个多月的攻城后,站在城头上望着蒙古大军慢慢退去,郭靖总算松了一口气。
在他身边已经挽了发髻,但容颜俏丽依旧的黄蓉笑道:“靖哥哥,到这次蒙古退去,三五个月内是不会再南下了。”
郭靖摸了摸胡须,道:“但愿如此了。蓉儿,我这几日忙于军务,倒是忘记问了,尹师兄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
黄蓉看了眼一旁站着的鲁有脚,鲁有脚忙上前躬身道:“禀大爷,尹道长的伤势好多了,那个梁老爷子半个月前就走了。”
神醫仙妃
郭靖沉声道:“如此就好,也不知伤了他们的那个绝情谷弟子是何来历,鲁大哥你打听出绝情谷在哪里了吗?”
鲁有脚皱眉沉吟道:“绝情谷……近些年来不曾在江湖上流传过这个名字。不过我丐帮弟子广布天下,江湖上有什么传闻也瞒不过咱们,在20年多前,听闻铁掌帮的裘帮主曾与绝情谷主结亲,将他妹妹下嫁给绝情谷主,也不知真假。
不过铁掌帮现已消亡,这诸多消息也不好找,我们多方查证也只知道绝情谷似乎就在襄阳和南阳附近的深山里,想要确切找到还要一段时日。”
郭靖皱眉道:“这绝情谷行事古怪也不知是友是敌,若是那邪派妖人的巢穴,处在这两军交战之地,怕是对咱们大宋不利呀……
听尹师兄说,明儿他没了踪影多半就是被绝情谷人掳了去。
我和他爹爹八拜为交,如今康弟武功尽废后和念慈弟妹一同孝敬杨叔父和婶娘。这孩子……我无论如何都要保全这孩子,不然怎么对得起杨叔父和康弟?
待到救他回来我还要招他为婿,将咱们芙儿嫁给他,蓉儿,咱们需得尽快找到绝情谷的去处,免得明儿被他们害了。不然杨家贤侄在襄阳附近被贼人掳去我这做伯父的却帮不上什么忙,哪里还有脸面在见康弟和杨叔父?
黄蓉有心说我的芙儿凭什么嫁给杨康的儿子,但是看郭靖一脸认真也不好辩驳,只得冷哼道:“这有何难,鲁长老你多派些弟子在这附近寻觅,什么时候找到了什么时候回禀我们,咱们找到了绝情谷的所在后再做什么就好办了。
左右山谷跑不了,有靖哥哥和我,还有咱们丐帮四大长老在,探寻探寻他们绝情谷有何难哉?怕是龙潭虎穴也难不倒靖哥哥你的降龙十八掌和我的打狗棒。”
黄蓉话语掷地有声,郭靖听了心头焦虑暂去,也点点头。
丐帮四大长老之首的鲁有脚躬身应诺。
武当山紫霄宫内香火旺盛,越是打仗,这道宫的信众反而越多。
总管重阳宫伙房的郭志瑞跟着清玄真君来的紫霄宫后仍旧分管伙房,郭道长得知了掌印师兄尹志平在襄阳养伤,心知真君天师不在家,恩师和师伯师叔也都不在家,如今紫霄宫更是不能乱,容不得出错。
因此每日监督起弟子和火工道人做工越发严厉,尤其是迁怒那三个做苦工的奸贼,更是给他们定了比往日多出一倍的砍柴量,只把三人累得有气无力,这才心满意足。
这一日是三月初三玄天上帝诞辰,紫霄宫作为玄天上帝的道场所在,自然好好生祭祀,所以要早的饭菜比往日还多,用的柴火也更多了。
郭志瑞狠狠的训斥了柴房前的三个奇形怪状手脚都带着铁镣,肩膀上也被铁链穿插的人半天,然后看着三人辛辛苦苦劈着木柴,这才满意的点头离去。
做了半晌苦功,那个赤脚的黑矮子闷哼一声,瞪了眼身旁的白脸汉子和光头大和尚,骂道:“你们没胆魄,道士都去前殿做法事了,还不逃走,劈什么木柴!”
这三人正是密宗金轮法王和天竺高手尼摩星,湘西名宿潇湘子,说话的黑矮子就是尼摩星。
他们自从年前重阳节前被穿了琵琶骨,上了手镣脚镣后就跟着到了紫霄宫,林清玄一直没有在意他们,尹志平也忙于处理教务,所以就让郭志瑞管理三人,郭志瑞不想让他们白吃米饭,就命三人每日在柴院里劈柴,既能消磨三人的体力,还能为紫霄宫节省些人力。
听了尼摩星的话,潇湘子看了看院门,低声道:“金轮大和尚,摩星兄,清玄真君和赤炼散人都已离宫半年多了也不见回还,还有全真七子都没了音讯。
昨天早上我听他们那些道人吃饭时说好像是尹志平在襄阳城外遇到了什么强人,大战一番受了些伤,就在襄阳城内将养。二位老兄,咱们要逃离紫霄宫,想逃出全真贼道的魔爪,可得把握好这个好机会。”
“此时紫霄宫内高手不多,对咱们也疏于看守,此时不把握时机,确实要抱恨终身。”
金轮法王说着点点头。
尼摩星性情暴躁,速来没有智计,只得看向二人,他最服气金轮大和尚的武功,就问道:“大和尚你来说,咱们怎么弄?”
金轮法王又奋力一板斧劈开木柴,皱眉道:“这全真教的全真九子都还在世,咱们便是想逃走也切不可伤了全真道人的性命,免得老道们急眼寻仇,到时候不说清玄真君了,就是全真七子和赤炼散人上门咱们也打不过……”
金轮法王说着喘了口粗气,叹息道:“而且咱们如今被穿了琵琶骨,手脚还有铁镣,十成武功用不出半成,就是真的要逃也得想办法不惊动全真弟子,不然数百名弟子追上来,咱们三个只能束手就擒。”
潇湘子面皮不动,厉声问道:“我是一日夜待不得了,白日里山上尽是香客,满山数百名道人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结阵追出来,要不然咱们待到晚上吧,晚上咱们想办法逃走。”
尼摩星问道:“我也走,大不了一死,大和尚你走不走?”
金轮法王眉梢一动,沉声道:“也罢,就今晚走,老衲遭逢大败后心中骄纵之心灭去,这几个月每日密练无上瑜珈密乘居然进境颇快,虽然如今不过刚刚入门,但是有着“无比瑜珈密乘”的底子,身体已经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动作。
今晚我全力用工当能挣脱了铁链,然后咱们点了看守道人的穴位就逃下山去吧。
不过这一逃咱们需得潜心躲藏,万万不可走漏风声让这全真九子发觉了,不然的话性命难保。”
尼摩星和潇湘子面面相觑,心中佩服金轮大和尚神功,被铁链穿了琵琶骨,铁镣绑了手脚竟然还能修炼神功,甚至能挣脱铁链,心中钦服之余也多了几分信心。
两人都点头应诺,然后三人就辛勤砍柴,直熬到了入夜才回到拆房歇息。
时过三更,潇湘子和尼摩星侧耳听着柴房附近的动静,此时房门被郭志瑞以铁链锁了,外面门房还有两个武功不错的三代弟子看守。
熬到了后半夜,那两个道士也睡沉了,屋外只剩下一片寂静,再无杂音。
在草甸之上,金轮法王身体摆出了一个无比奇怪的姿势,蜡黄的脸庞也红色紫色和白色轮番运转,潇湘子知道大和尚是在默运瑜伽神功,所以连大气也不敢喘,唯恐打扰了他。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金轮法王身躯猛地缩成一个球,然后肩膀三扭两扭,穿过肩胛骨的铁链竟然一天一天的褪了出来。
等到金轮法王把肩膀上的铁链挣脱,伸手轻轻接住铁链,这才擦了擦汗。
走到尼摩星和潇湘子身前,运功在两人身上轻轻一拽,二人的铁链也咔哒一声断裂掉落,二人都伸手轻轻接住,没有发出半点杂音。
金轮法王又运功绷断自己的手镣脚镣,奋力扯断尼摩星和潇湘子的铁镣,只觉手软筋麻,显然功力未复却用力过度了。
这半年来,金轮法王一直苦练无上瑜伽密乘,就是为了挣脱铁链逃离紫霄宫,此时稍有所成了,已经试验果真成功了,心中便无比畅快。
尼摩星和潇湘子也欣喜若狂,此时三人体内功力所剩不多,但是也不敢打坐运功,知道良机难得,三人合力运劲贴在门后,闷哼一声,门锁铁链就被巨力绷断,只可惜三人功力不够精纯,咔咔咔的声响惊醒了门房的两个道人。
不过这两个道人刚推门出去不等看清眼前清醒就脑后生风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老公每天换人设
金轮法王见潇湘子打倒两道,低声道:“不可下重手。”
潇湘子冷哼道:“我点了他们的昏睡穴。”
金轮法王低头看去,果然看这两个道人呼吸匀称,是昏睡过去了。
尼摩星最后一个从房中出来,他看着地上的两个道人,想起他们半年来对自己等人喊打喊骂,随便折辱,只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掌将二人拍死。
可是想起来清玄真君那宛如神仙的姿态和那深不可测的神功,尼摩星就胆战心惊,腿肚子打颤,只得低头丧气道:“快走,快走。”
三人翻墙跃院,慢慢逃离紫霄宫,除了宫阙后不敢停歇,一口气下了山,又向北走了数十里,直到天蒙蒙亮时,才歇息了半个时辰,然后继续向北潜逃。
立场互换的兄妹
三人虽然饥渴疲惫,但是却不敢歇息,更不敢往村镇去,唯恐泄露了行踪。
到了入夜时见四周都是大山了,三人才放缓脚步。
潇湘子是三人中最熟悉中原情况的,他看了看四周,估算脚程,道:“咱们是到伏牛山了。听闻以前有个什么伏牛派十分厉害,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渐渐销声匿迹了。
二三十年前还出了个掌门人功夫不错,听说加入了一个什么西域的门派,近些年也不曾在江湖上行走……”
金轮法王沉声道:“那就是说此处无主?咱们就歇息几个时辰吧。”
三人找了一处小溪前,也不生火,只是喝点水,又抓了两只兔子吃了点生肉果腹,然后就运功恢复功力,治疗伤势。
转眼天蒙蒙亮,修炼了一夜,三人起身后精神抖擞,也渐渐找回来宗师巨匠的气度风范。
金轮法王双手合十,道:“这里已经是蒙古地界了,咱们再走便可放心一些,老衲也无心去做蒙古第一国师了,准备回转西域吐蕃修炼神功,我想在我神功大成前是绝不会再履步中土了,二位,咱们就此别过。”
说完金轮法王就转身大步行去,片刻间就隐入山林之间。
潇湘子看着尼摩星满脸愁容,知道他性情暴躁又没什么头脑,恨全真教入骨,但却又畏惧清玄真君不敢报仇,好不容易在天竺独步武林,来了中土却遭逢大败,恐怕也是没有颜面回天竺,更不甘心回天竺。
潇湘子灵机一动想起了一个秘闻,他知道尼摩星头脑简单,稍稍利用便能听自己的话,于是低声道:“摩星老兄。你想报仇吗?”
尼摩星一愣,问道:“咱俩加上大和尚也不够清玄真君一掌打的,怎么报仇?”
潇湘子道:“清玄真君的武功虽厉害但不过是因为练成了重阳真人当年威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宗师的先天功。他练的是天下顶级神功,自然能压住咱们,可是咱们若能练成世上第一流的神功,岂不是也能跟他并驾齐驱了?”
尼摩星闻言大喜,目光灼灼地看着潇湘子,问道:“潇湘子你知道哪里有比先天功还厉害的神功吗?”
潇湘子眯了眯眼,看向北方,道:“我知道那嵩山有个去处,少林寺据说是天下武学正源,里面藏着许多神功秘籍,尤其厉害的是一部天下武学总纲。
近几十年少林寺没有什么像样的人物,咱们二人想个法子潜入其中寻觅神功,怕是没谁能发觉,便是发觉了,你我联手,少林和尚谁能抵挡?”
尼摩星嘿嘿一笑,道:“哎呀,潇湘子你真不错,是好朋友。”
潇湘子皮笑肉不笑的抬了抬嘴角,道:“你脾性暴躁,容易误事,要是真心想学,到那里一切都要听我吩咐,不可耍性,不然的话不仅学不得神功,让人察觉了咱们的身份,引来全真老道伱我二人还有性命之忧。”
尼摩星点点头,想起全真教乃是天下第一大派,还是道门魁首,那少林寺既然是天下佛门之首,武功号称天下武学正源,自然也有独到之处,便低眉顺眼道:“我知道厉害,听潇湘子的就是。”
二人看着天色亮堂起来,就循着北方山路,前往嵩山少林寺而去。
金轮法王、潇湘子、尼摩星三人逃离全真教紫霄宫,一个西去吐蕃大雪山大轮寺修行神功,另两个则躲去少林寺寻觅神功。
郭靖和丐帮则杠上了绝情谷,杨明却躲在长寿谷内修炼神功。
如此诸多因果纠缠,正可谓:漫江撒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