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武牧江湖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六章 長春醫經②鑒賞

武牧江湖
小說推薦武牧江湖武牧江湖
黎叔见圆觉喂药,心道,你小和尚一番好心,又怎知道行儿中的是八种剧毒,这世间断无良药可救,于是便愣愣的将唐行紧紧搂在怀里,默默的老泪纵横。
此时那皇帝端坐的高台之上早已被一众大理军士团团围住,那程贲一手捉住皇帝的手腕,一手以烟袋锅瞄准皇帝的天灵盖,根本不去看那些军士,只是远远的看着圆觉给唐行治疗,待见到唐行被唐怜儿灌下水后果然面色不似之前那边黝黑,便尖声叫道:“那小和尚,快把你那长春医经拿来,如若不然,老子便让你们的皇帝马上归西。”
圆觉阿弥陀佛一声,正待接话,便听那野利大人怒喝道:“程贲,你这是要作甚,快快放了大理皇帝,你这般作妖坏了我大白高国的大事,定饶不了你。”
程贲只看了野利一眼便冷笑道:“野利遇乞,你道我程贲当真稀罕你党项人的高官吗?”说着又去催促圆觉:“那小和尚,再不交书,我便和你们的皇帝玉石俱焚。”
圆觉尚未接话,便听秉义帝道:“这位程施主,不知何人中了何毒非要这长春医经不可?”程贲眼见老和尚接话,便知道这老和尚比小和尚重要,便对秉义大师道:“你是何人,可能做主?”
秉义大师道:“老衲乃此间和尚,法号秉义,你要的这长春医经恰恰便在老衲身上,只不过这书籍深奥难懂,施主便是得了书也未必能炼出长春丹来。”
程贲冷笑道:“老和尚,你知道程某只会用毒吗?”
秉义大师缓缓点头道:“是了是了,程门本就是医道世家,当然能读懂此书,只是这长春丹却要几味世间罕见的药,想来不易找齐。”
却不料野利遇乞勃然大怒道:“贼人,原来你早有预谋,我还道你果真为我大白高国出谋划策,原来你舍弃高官厚禄,只要做药司监是有所图谋。”
秉义大师听了,长叹一声道:“施主为谋此事,当真费劲周章,老衲料施主要救之人必是极其重要。”
程贲听秉义大师如是说,那阴狠变形的脸上短暂的出现一丝出神的深情,便又转而戾气深重道:“不要你管,今日老子只要这长春药经,再耽误片刻,你们的皇帝便归西了。”
秉义大师见天明皇帝早已背过气去,便又叹口气道:“老衲出家四十年有余,自觉悟道颇深,今日有几句话不知施主可愿意听。”
程贲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慢了你们皇帝死了可赖不得我。”
秉义大师道:“我天龙主持圣德大师现已领了我天龙寺众武僧在山下各要道把手,如无我口言,你断无下山的可能。老衲感念你也是为了救人这才处心积虑,现下老衲有几个建言,若施主听取,老衲便立刻将这医经给了施主。”
程贲本来极不耐烦,现在听秉义大师如此说,便不由的收了少许戾气:“老,大师快说。”
秉义大师道:“你且将天明帝放了,擒了老衲去,那医经便在老衲怀里,你擒了老衲便可镇住圣德一众,又可得了医经,岂不美哉。”
程贲眼睛一亮,旋即又怒声道:“老和尚,你道我看不出你身负绝世武功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秉义大师淡然道:“你袖里的毒药老衲服了,便是有甚武功也无法施展不是?”
程贲沉吟片刻,从腰间取出一个药瓶掷给秉义道:“你若真有此意,现在便服了。”
1个转发让关系不好的异性恋少女们接吻1秒
史上最強贅婿 小說
秉义大师毫不迟疑的将那药瓶打开仰头把药吞下,顷刻间便面色痛苦,强忍着道:“如此,你把天明帝放了吧。”说着又将怀里的医经取出来,轻轻晃了晃。
程贲本来还要犹豫,隐约见那翻开的书页里果真有草药图集,便拖着天明帝走到秉义大师近前,一把扣住秉义大师的手腕,却并未将天明帝的手腕放开。
秉义大师苦笑道:“老衲年岁近百焉会耍阴使诈,施主当真多虑了。”
程贲却看着怒目圆睁的大理诸将,党项一众,还有铁浪一行,对秉义大师道:“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晚辈倒不是疑大师,但除大师外,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要了程某的性命,请大师勿怪程某无信。”说着便对如筛糠一般发抖的杨允贤道:“你若想让大师和你们的皇帝舒服一点,便可令几个小校过来抬了他们,待程某可以脱身,自然放了你们的皇帝。”
天使降临到魔界
有人想要跟出天龙寺,皆被程贲喝住,只得仍旧坐回原位,静静的看着程贲擒着秉义大师和天明皇帝远去。
圆觉走到依然浑浑噩噩抖着的杨允贤近前道:“杨大人,此番党项勾联我大理去侵扰大宋不过是闹剧一场,现如今又该当如何?”
杨允贤勉强定了定神道:“需等吾皇回来再做定夺。”说着又怒色满面的看着野利遇乞道:“野利大王,我大理待你如贵宾,你却纵容下人如此作恶我大理皇庭,你可知罪?”
野利遇乞面色一变,旋即又恢复如常,环视了身边一众人道:“程贲乃我大白高国逆贼,今日以后人人得而诛之,提人头者,本王奏报吾皇为大将军。”说着便又对杨允贤道:“程贼作恶本王定要严惩,只是本王奉的我大白高国皇帝的旨意却不会有假。”
杨允贤犹豫不决的低头不语,铁浪眼见两家联手侵宋的死灰又要复燃,便哈哈大笑道:“弹丸小国,竟要谋我大宋,尔等能过了铁某这关吗?”说完身形飘动,只听一片咦声之后,铁浪竟已尽取了党项和大理众军士的刀剑,双臂一震,那些钢刀利剑尽数断成两半。
野利遇乞和杨允贤见铁浪如此雄壮,不由大怯,都不再做声,东厢里,唐怜儿在江匡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江匡便也怒喝一声,一招飞龙在天,人在空中便将臂膀粗细的原木做成的擂台打散了架。落地后朗声道:“党项鼠辈,胆敢犯我大宋必让尔等化为粉齑。”
再看野利遇乞和杨允贤都面如土色,僵在当地,杨允贤最先反应过来,拱手对铁浪道:“有请铁大侠上座候着,杨某这就安排酒席款待贵客。”说完又对着野利遇乞道:“野利大王如若有空一起同席,如若事忙,敬请自便。”
剑道独尊
说完,便挥手将一旁站着的文官唤来道:“吴大人,如若野利大王今日返程,有劳你亲送出境。”